指尖轻触玻窗,嗤嗤的响声,惊动了脆弱的心脏

指尖轻触玻窗,嗤嗤的响声,惊动了脆弱的心脏,一阵阵的酸楚,像浪潮般袭来,若果这样酸酸的痛可以代替撕心裂肺,那就让他长久点,这样时间会把我忘记,这样便可躲在这里,让那些软弱手舞足蹈,让那些脆弱和不堪拼命娱乐,让那颗紧绷的心,少少松弦。

曾过往,伊颜纯美无暇,如玉般璀璨,许多人像发现了财富,紧抱于怀,怜香般害怕失去。那时,遇见你的是洗礼过后的悔过者,只懂怜香,而不懂惜玉,再璀璨也掩盖不了他身上久积的灰尘,铸造不了你,也成就不了他,于是乎,迷糊坚固了戏剧化的情谊,疼只是简单的疼。

有人曾说,会白首不相离。可是终究一口空言,转眼,便抛之彼岸。可是,我却一直相信着。然后,在追逐的沿途,荆棘布满,却一直从未低头
已邀请:

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